《太玄经》对现代科学的意义

《太玄经》对现代科学的意义
前面我讲过《周易》哲学揭示着宇宙万物变化的普遍规律,对科学事业发展的影响是巨大。计算机是在《周易》阴阳思想二进制的基础上发明出的科学产物,对当今人们生活的影响巨大,我们都受益其中。
在后汉有一部道家经典著作《太玄经》对当今社会影响也不可忽视。
金庸于1965年发表的武侠小说,据说灵感来自李白的“古风五十九首”之《侠客行》收录于《金庸作品集》中。主要叙述一个懵懂少年石破天的江湖经历。书中的侠客岛上有二十四个石室,每个石室内均有石壁,而每个石壁上均记载有图谱,内藏绝世武学。其中,第二十四个石壁刻得就是《太玄经》。侠客岛的龙木二岛主以为图谱乃蝌蚪文,并为此耗尽心血。最终被目不识丁的石破天破解,练成神功。
诗•侠客行
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
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
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救赵挥金锤,邯郸先震惊。
千秋二壮士,烜赫大梁城。
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
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?

这首李白的五言古诗《侠客行》中,有“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。”之句说的就是《太玄经》。
《太玄经》,汉扬雄撰,也称《扬子太玄经》,简称《太玄》、《玄经》。
《新唐书 艺文志》作十二卷,《文献通考》作十卷。其书模仿《周易》体裁而成。分一玄、三方、九州、二十七部、八十一家、七百二十九赞,以模仿《周易 》之两仪、四象、八卦、六十四重卦、三百八十四爻。其赞辞,相当于《周易》之爻辞。《周易》有《剶传》、《象传》等“十翼”。作补充说明,《太玄经》亦作《玄冲》、《玄摛》等十篇做补充说明。“玄”,意为玄奥。源出《老子》“玄之又玄”。《太玄经》以“玄”为中心思想,揉合儒、道、阴阳三家思想,成为儒家、道家及阴阳家之混合体。扬雄运用阴阳、五行思想及天文历法知识,以占卜之形式,描绘了一个世界图示。提出“夫作者贵其有循而体自然也”、“质干在乎自然,华藻在乎人事”等观点。
《太玄经》含有一些辩证法观点,对祸福、动静、寒暑、因革等对立统一关系及其相互转化情况均坐了阐述。认为事物皆按九个阶段发展,在每一首“九赞”中,皆力求写出事物由萌芽、发展、旺盛到衰弱以至消亡的演变过程,甚至说天有“九天”,地有“九地”,人有“九等”,家族有“九属”。凡事都用“九”去硬套,反映了扬雄的形而上学观点。东汉宋衷及三国吴人陆绩曾为《太玄经》作注。晋人范望又删定二家之注,并自注赞文。另有北宋司马光《太玄经集注》、清人陈本礼《太玄阐秘》等。
《太玄经》是作者在精研《周易》的二进制[3] 后演绎而出的三进制[4] 体系。充分地诠释了“天,地,人[5] ”的互动理念。是世界中最早的三进制体系著作。该书在当世不为人理解,并以语言笑话作者,可作者不予理睬,还笑着说后世将大显光彩。并绘有玄图一副,因历代印刷技术而没流传于世。宋朝蔡九峰《皇极八十一数图》就是出自《太玄经》的九爻易,随后明代的《气运范围数》的数理吉凶也根据此经演化,姓名学五格剖象的创始人熊崎健翁(日本)所言八十一数理也源于此数,但只言吉凶,未谈数理变化。
深入研究《太玄经》对现代科学将会有巨大的帮助。就像计算机是在二进制的基础上发明出的科学产物一样,《太玄经》这个阐述三进制的理论体系,同样会对人类社会作出重大贡献。如:
“ 宇宙,地球,生命”,“作用力,反作用力,制动者”,“国家,政府,公民”,“操作系统,载承平台,互动者”,“学校,书籍,读者”,“医院,医生,患者”,“仓库,物品,管理员”,等等很多这样的体系,都是密不可分的三进制体系。
《易经》数理远不只这些,科学界曾预言“解开周易之迷,将解开宇宙之迷”。
扬雄撰《太玄》,将源于老子之道的玄作为最高范畴,并在构筑宇宙生成图式、探索事物发展规律时,以玄为中心思想。是汉朝道家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者。 《四库全书》为避康熙皇帝玄烨之名讳,改为《太元经》。
看来《太玄经》真是太玄了!

附:玄首序
驯乎玄,浑行无穷正象天。阴阳,以一阳乘一统,万物资形。方州部家,三位疏成。陈 其九九,以为数生,赞上群纲,乃综乎名。八十一首,岁事咸贞。
《玄首序》注释
驯乎玄,浑行无穷正象天。
注释晋•范望:驯顺也;玄,天也;浑行,浑天之义,浑沦而行也。无穷谓昼夜不休,无穷已也。玄正,取象于浑天,故言正象天也。
阴阳(土比)参,以一阳乘一统,万物资形。
注释晋•范望:参者,三也;(土比)者,比也,以阴阳相次而三,三相乘转为九矣。资者,取也。阴阳相参以为三方,一阳即一方也;一统则天统也。举一方一统,则二方二统可知也。三统相承,以主万物,故万物取形于是也。
方州部家,三位踈成。
晋•范望注释:踈,大也。言阴阳乘三统为方州部家,大数则三统之位,乃大成也。
陈其九九,以为数生。
晋•范望注释:言三方一位,乃运为八十一首,陈列乎其中,故言九九以数生也。
赞上群纲,乃综乎名。
晋•范望注释:赞,九赞之辞也。群纲诸阳也,阳动则阴从,言诸纲动于上,乃综理众首之名性,故言乃综乎名也。
八十一首,岁事咸贞。
晋•范望注释:贞,正也。八十一首周流一岁之事,侯司八节各得其正,故言“咸贞”也。
玄测序
盛哉日乎,炳明离章,五色淳光。夜则测阴,昼则测阳。昼夜之测,或否或臧。阳推五福
以类升,阴幽六极以类降。升降相关,大贞乃通。经则有南有北,纬则有西有东。巡乘六
甲,舆斗相逢。历以记岁,而百谷时雍。
中:阳气潜萌于黄宫,信无不在乎中。
初一:昆仑磅礴,幽。测曰:昆仑磅礴,思之贞也。
次二:神战于玄,其陈阴阳。测曰:神战于玄,善恶并也。
次三:龙出于中,首尾信,可以为中庸。测曰:龙出于中,见其造也。
次四:庳虚无因,大受性命,否。测曰:庳虚之否,不能大受也。
次五:日正于天,利用其辰作主。测曰:日正于天,贵当位也。
次六:月阙其抟,不如开明于西。测曰:月阙其抟,贱始退也。
次七:酋酋,火魁颐,水包贞。测曰:酋酋之包,任臣则也。
次八:黄不黄,覆秋常。测曰:黄不黄,失中德也。
上九:颠灵气形反。测曰:颠灵之反,时不克也
周:阳气周神而反乎始,物继其汇。
初一:还于天心,何德之僭,否。测曰:也还心之否,中不恕也。
次二:植中枢,周无隅。测曰:植中枢。立督虑也。
次三:出我入我,吉凶之魁。测曰:出我入我不可不惧也。
次四:带其钩鞶,锤以玉环。测曰:带其钩鞶,自约束也。
次五:土中其庐,设其金舆,厥戒渝。测曰:庐金戒渝,小人不克也。
次六:信周其诚,上亨于天。测曰:信周其诚,上通也。
次七:丰淫见其朋还于蒙,不克从。测曰:丰淫见朋,不能从也。
次八:还过躬外,其祸不大。测曰:还过躬外,祸不中也。
上九:还于丧,或弃之行。测曰:还于丧,其道穷也。
礥(贤):阳气微动,动而礥礥,物生而难。
初一:黄纯于潜,不见其畛,藏郁于泉。测曰:黄纯于潜,化在啧也。
次二:黄不纯,屈于根。测曰:黄不纯,失中适也。
次三:赤子扶扶,元贞有终。测曰:赤子扶扶,父母詹也。
次四:拔我不德,以力不克。测曰:拔我不德,力不堪也。
次五:拔车山渊,宜于大人。测曰:拔车山渊,大位力也。
次六:将其车,入于丘虚。测曰:将车入虚,道不得也。
次七:出险登丘。或牵之牛。测曰:出险登丘,莫之代也。
次八:车不拔,骭轴折。测曰:车不拔,躬自贼也。
上九:崇崇高山,下有川波其人有辑航,可与过其。测曰:高山大川,不辑航不克也。
闲:阳气闲于阴,礥然物咸见闲。
初一:蛇伏于泥,无雄有雌。终莫受施。测曰:蛇伏于泥,君不君也。
次二:闲其藏,固珍宝。测曰:闲其藏,中心渊也。
次三:关无键,舍金管。测曰:关无键,盗入门也。
次四:拔我輗軏,小得利小征。测曰:拔我輗軏,贵以信也。
次五:礥而闲而,拔我奸而,非石如石,厉。测曰:礥闲如石,其敌坚也。
次六:闲黄垁,席金笫。测曰:闲黄垁,以固德也。
次七:跙跙,闲于遽篨,或寝之庐。测曰:跙跙之闲恶在舍也。
次八:赤臭播关,大君不闲,克国乘家。测曰:赤臭播关,恐入室也。
上九:闲门以终,虚。测曰:闲门以虚,终不可实也。
少:阳气澹然施于渊物谦然能自韯。
初一:冥自少,眇于谦。测曰:冥自少,不见谦也。
次二:自少不至,怀其恤。测曰:自少不至,谦不诚也。
次三:动韯其得,人主之式。测曰:韯其得,其谦贞也。
次四:贫贫,或妄之振。测曰:贫贫妄振,不能守正也。
次五:地自冲,下于川。测曰:地自冲,人之所圣也。
次六:少持满,今盛后倾。测曰:少持满何足盛也。
次七:贫自究,利用见富。测曰:贫自究,富之聘也。
次八:贫不贫,人莫之振。测曰:贫不贫,何足敬也。
上九:密雨溟沐,润于枯渎,三日射谷。测曰:密雨射谷,谦之敬也。
戾:阳气孚微,物各乖离,而触其类。
初一:虚既邪,心有倾。测曰:虚邪心倾怀不正也。
次二:正其腹,引其背,酋贞。测曰:正其腹,中心定也。
次三:戾其腹,正其背。测曰:戾腹正背,中外争也。
次四:夫妻反道,维家之保。测曰:夫妻反道各有守也。
次五:东南射兕,西北其矢。测曰:东南射兕,不得其首也。
次六:准绳规矩,不同其施。测曰:准绳规矩,乖其道也。
次七:女不女,其心予,覆夫谞。测曰:女不女,大可丑也。
次八:杀生相午,中和其道。测曰:杀生相午,中为界也。
上九:仓灵 之雌,不同宿而离失则岁之功乖。测曰:仓灵 之雌,失作败也。
上:阳气育物于下,咸射地而登乎上。
初一:上其纯心,挫厥鏩鏩。测曰:上纯其心,和以悦也。
次二:上无根,思登于天,谷在于渊。测曰:上无根,不能自活也。
次三:出于幽谷,登于茂木,思其珍榖。测曰:出谷登木,知方向也。
次四:卽上不贞,无根繁荣,孚虚名。测曰:卽上不贞,妄升也。
次五:鸣鹤升自深泽,阶天不作。测曰:鸣鹤不作有诸中也。
次六:升于堂,颠衣到裳,廷人不庆。测曰:升堂颠到,失大众也。
次七:升于颠台,或拄之材。测曰:升台得拄,辅拂坚也。
次八:升于高危,或斧之梯。测曰: 升危斧梯,失士民也。
上九:栖于菑初亡后得基。测曰:栖菑得基后得人也。
干:如人钻乎坚,铪然有穿.
初一:丸钻钻于内隟厉。测曰:丸钻于内,转丸非也。
次二:以微干正,维用轨命。测曰:以微干正,维大谏微也。
次三:箝键挈挈,匪贞。测曰:箝键挈挈,干禄回也。
次四:干言入骨,时贞。测曰:干骨之时,直其道也。
次五:蚩蚩,干于丘饴,或锡之坏。测曰:蚩蚩之干锡不好也。
次六:干干于天贞驯。测曰:干干之贞,顺可保也。
次七:河戟解解,遘。测曰:河戟解解,不容道也。
次八:赤舌烧城,吐水于瓶。测曰:赤舌烧城,君子以解祟也。
上九:干于浮云,从坠于天。测曰:干于浮云,乃从天坠也。
狩(爻守):阳气强内而弱外,物咸扶而进乎大.
初一:自我匍匐,好是冥德。测曰:匍匐冥德,若无行也。
次二:荧狩狧狧,不利有攸往。测曰:荥狩狧狧,多欲往也。
次三:卉炎于狩,宜于丘陵。测曰:卉炎丘陵,短临长也。
次四:狩于酒食,肥无誉。测曰:狩于酒食,仕无方也。
次五:狩有足,讬坚榖。测曰:狩有足,位正当也。
次六:独狩逝逝,利小不利大。测曰:独狩逝逝,不可大也。
次七:白日临辰,可以卒其所闻。测曰:白日临辰,老得势也。
次八:蚤虱之狩,厉。测曰:蚤虱之狩,不足赖也。
上九:全狩,絭其首尾,临于渊。测曰:全狩之絭恐遇害也。
羡:阳气赞幽,推包羡爽,未得正行。
初一:羡于初其次迂涂。测曰:羡于初后难正也。
次二:羡于微,克复可以为仪。测曰:羡微克复,不远定也。
次三:羡于涂,不能直如。测曰:羡于涂,不能直行也。
次四:羡权正,吉人不幸。测曰:羡权正,善反常也。
次五:孔道夷如,蹊路微如,大舆之忧。测曰:孔道之夷,奚不遵也。
次六:大虚既邪,或直之,或翼之,得矢夫。测曰:虚邪实夫,得贤臣也。
次七:曲其故,迂其涂厉之训。测曰:曲其故,为作意也。
次八:羡其足济于沟渎,面贞。测曰:羡其足,避凶事也。
上九:车轴折,其衡抈,四马就括,高人吐血。测曰:轴折吐血,不可悔也。
差:阳气蠢辟于东,帝由羣雍,物差其容。
初一:微失自攻,端。测曰:微失自攻,人未知也。
次二:其所好,将以致其所恶。测曰:其所好,渐以差也。
次三:其亡其亡将至于晖光。测曰:其亡其亡震自卫也。
次四:过小善善,不克。测曰:过小善,不能至大也。
次五:过门折入,得彼中行。测曰:过门折入,近复还也。
次六:大跌,过其门,不入其室。测曰:大跌不入诚可患也。
次七:累卵业嶪,惧贞安。测曰:累卵业业,自危作安也。
次八:足累累,其步躟跃,辅铭灭麋。测曰:足累累,履过不还也。
上九:过其枯城或蘖青青。测曰:过其枯城,改过更生也。
童:阳气始窥,物僮然咸未有知。
初一:颛童不寤,会我蒙昏。测曰:颛童不寤,恐终晦也。
次二:错于灵蓍,焯于龟资出泥入脂。测曰:错蓍焯龟,比光道也。
次三:东辰以明,不能以行。测曰:东辰以明,奚不逝也。
次四:或后前夫,先锡之光。测曰:或后前夫,先光大也。
次五:蒙柴求兕,其得不美。测曰:蒙柴求兕,得不庆也。
次六:大开惟幕,以引方客。测曰:大开惟幕,览众明也。
次七:修侏侏,比于朱儒。测曰:洙侏之修无可为也。
次八:或击之,或刺之,修其玄鍳,渝。测曰:击之刺之,过以衰也。
上九:童麋触犀,灰其首。测曰:童麋触犀,还自累也。